互联网时代商业逻辑变还是不变?

timg (8).jpg
互联网
Internet

数据显示,1-7月,我国互联网业务收入保持快速增长,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企业(简称互联网企业)完成业务收入4965亿元,同比增长25.9%。广东、上海、北京互联网业务收入分别增长25.7%、37.1%和29.2%,总量居各省区市前三位。

timg (9).jpg

通报称,1-7月,我国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运行总体平稳,业务收入和营业利润同步增长,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高增幅。分领域看,网络游戏、影音直播等手机应用发展较好,电子商务平台收入增长突出,公共生活服务平台服务规模稳步扩大。

研发投入规模不断扩大。1-7月,全行业研发投入291亿元,同比增长16.7%。


timg (10).jpg

通报称,互联网企业在网络视频、移动支付、共享经济、生活服务和公共服务平台等方面创新不断,带动互联网信息服务收入保持较快增长。
1-7月,信息服务收入规模达4510亿元,同比增长26.4%,占互联网业务收入比重为90.8%。其中,电子商务平台收入1776亿元,同比增长37.8%;网络游戏(包括客户端游戏、手机游戏、网页游戏等)业务收入1113亿元,同比增长27.5%。

1-7月,互联网企业完成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收入62.5亿元,同比增长1.7%;截止7月末,部署的服务器数量达126.6万台,同比增长35.3%。
1-7月,互联网企业完成互联网接入业务收入88.4亿元,同比下降22.6%,降幅较一季度收窄1.4个百分点。
通报称,我国市场上移动互联网应用数量有所增长。截止2018年7月底,我国市场上监测到的移动应用为424万款。7月份,我国第三方应用商店与苹果应用商店中新上架14万款移动应用。截止7月底,我国本土第三方应用商店移动应用数量超过240万款,苹果商店(中国区)移动应用数量超过178万款。


timg (11).jpg

首先有一点必须承认,互联网深刻地改变了全球商业模式。

借助着二战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快车,同时受益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,互联网瞬时和几乎零成本的信息送达服务,让众多的公司可以将触角延伸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把过去的经营范围,从一城一地,拓展到全国全球。虽然全球化的竞争更加激烈,但给胜出者的奖励也更加丰厚。


timg (12).jpg

互联网放大了“赢家通吃”的效果。

更使互联网背景下逐渐出现一种“消灭老二”的趋势,逼得“老二们”只能想办法搞差异化竞争,开拓新的“蓝海市场”。比如阿里巴巴一家独大后,后来的电商只能在垂直电商、快速物流、边缘人群上想办法突破。再比如,谷歌公司2017年广告收入预估可能高达1060亿美元,占全球数字广告市场的一半份额。以致于现在欧盟都在计划开征“数字税”。




但是,这是否就意味着互联网就是万能的了?姑且抛开那些没有条件上网的人群,只看那些已经24小时在线的人群,他们的行为有什么变化吗?我们又该怎么评价互联网的作用呢?


u=1026925875,2875626392&fm=11&gp=0.jpg

互联网创造了“长尾效应”,但如果你把镜头拉远,你会发现,互联网仍在遵守“二八定律”。

不管一个新的门类、新的行业,在一开始显得多么的标新立异,但当有足够的竞争者入场之后,在经过惨烈的搏杀之后,最后仍然是“头部”的少数企业拿走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。


应该说,所有的现象都可以分为两类,一种是会随着时间改变的,另一种则不会。

前一种是随着外部环境的约束条件而变,比如技术的进步会改变我们的行为,有了电话就不再用电报和BP机,有了微信就几乎不再用短信。


u=1543182308,555696549&fm=26&gp=0.jpg

还有一种是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,或者改变太慢以致于察觉不到,这一般是和人的本性有关。

比如贪婪和恐惧,好逸恶劳与猎奇心理。而且我们往往不难发现,凡是成功的商业设计,基本都是顺应这种人性的。一个最好的例子是,世界各国的首富,都是那种提供高性价比大众消费品的商人,这就是因为他们都成功地撬动了最多数人的最基本需求。


u=2260114749,818212714&fm=26&gp=0.jpg

互联网在提高效率的同时,又提出一个悖论,即我们是应该增加分工协作,只专注自己的核心优势更好?还是应该跨领域搞多元化更好?

这个问题的如果换个角度说,核心竞争力是宝贝还是陷阱?这还是要辩证地看,在一个具体的时间点上,核心竞争力当然是你能够脱颖而出的前提。而从长时段来看,只专注于过去让你成功的核心能力,却容易看不见环境的变化,陷入路径依赖的陷阱。这个问题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,只能就事论事,走一步看一步。


在飞机设计的领域,有一对指标是相互冲突的,简单说就是“稳定性”与“灵活性”,两者此消彼长。太稳定了不行,飞机和敌人空战时不灵活;太灵活了也不行,飞行员和飞控系统要不停去修正飞机的姿态,稍不注意就会失去平衡。没有永远两全其美的办法,飞机的设计师必须要平衡这两个指标,针对不同机型的应用场景做出取舍,比如运输机轰炸机就要偏重稳定性一些,战斗机就要更偏重灵活性。


讲这个例子是想告诉你,我们做任何一件具体的事,都不能脱离真实场景来空谈,那样的结果只能是缘木求鱼,必须要实事求是地考虑真实的场景,才能得出一个实用的结论。


timg (13).jpg

具体到商业应用中来,理想的情况是既要高瞻远瞩,又要脚踏实地。

即使伟大如乔布斯,也经历了惨痛的教训才学到这点,他在回归苹果公司后不再坚持早年的完美主义,而要在性能和可实现性之间做出平衡与取舍,这才成就了后来的苹果帝国。


风险是可计算的,不确定性是不能计算的。你必须时刻睁大眼睛,一只眼睛看向外部环境,另一只眼睛看向自己内部的状态。


企业家就是要在看不清前路的时候做出决定。要在谦虚谨慎和大胆激进之间做出平衡,所谓“广泛征求意见,独自做出决定”,这是比较理想的企业家精神。


到这里我们基本有一个结论了。互联网,作为一种工具,整体来讲是中性的。它深刻地改变了一些东西,提高了信息交换的效率,但也有不好的副作用。不过对于一些更底层的人性,并不是一个工具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改变的。也许再过几十上百年,人类可以演化得更适应互联网环境。从商业的角度讲,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,更多样的玩法。但是万变不离其宗,要对规律有敬畏之心,认清哪些是变的哪些是不变的,摆正心态,这可能是这个浮躁时代更需要的商业精神。



服务产品
——
友情链接
——
联系我们
——
关注公众号
——
0531-8281-8260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东方丽景大厦B栋
企业邮箱:2939644300@qq.com